【艺术视点-0607】吴国英:中国超现实主义(三)梦幻天国(2020年6月21日) 电视背景_济宁资讯网

【艺术视点-0607】吴国英:中国超现实主义(三)梦幻天国(2020年6月21日)

发布时间:2020-06-22 相关聚合阅读:超现实主义 吴国 中国 天国 视点 梦幻 艺术 英:

原标题:【艺术视点-0607】吴国英:中国超现实主义(三)梦幻天国(2020年6月21日)

作者:吴国英

时间:2020年6月21日

《吴国英:中国超现实主义》

此文收录于《吴国英——思者无域》文集中,吴国英【全球艺术家编码087】。

2018年9月1日, 《色彩的超越》展览,左起:赵梅阳,吴国英

第三章、梦幻天国

超现实主义艺术发展的势头迅猛,并且在一个几乎全新的领域得到了长足的进展,这就是他们发现了:梦境;或者说,梦境对于超现实主义艺术的开拓发展,提供了几乎是全新的天地。超现实主义艺术关注人们的精神世界,超过了历代的所有艺术流派,而她开拓的深度与广度,也是空前的。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欧洲,千疮百孔,人们在废墟面前反思,旧的世界和社会秩序在人们眼中崩塌,人们在寻找新的情感宣泄的出口,寻找精神世界的乌托邦。

2018年9月1日, 《色彩的超越》展览,左起:赵梅阳,吴国英

1900年,佛洛依德的《精神解析》问世,弗罗伊德以对梦的解释开创了精神分析的新时代。佛洛依德说:梦从整体来说,是某种东西扭曲的代替品,一些潜在的意识对梦的理解就是潜意识发现的材料。

《超现实主义宣言》说:超现实主义是纯粹的精神无意识活动,人们通过它用口头或书面,或其他方式来表达思想的真正作用,它只接受思想的启示,没有理性的控制,没有任何没有任何美学或道德偏见。

每个人都会做梦,梦境因人而异,千奇百怪,人们日常生活中受理性和逻辑伦理的控制,只有到了夜晚的梦境中,由自己的潜意识主宰的大脑,才会自由的展现出深层的意识。

在梦境里,人们剥下外壳,脱下伪装,去掉了束缚,任由自己的情绪宣泄,任由自己的翅膀翱翔,这里也许是躲避冷酷世界的避难所,一个自由自在的乌托邦,艺术女神高举火炬,把梦境赐予超现实艺术家。

2018年10月28日,吴国英于欧洲大陆

超现实主义的非理性之美为现代艺术开启了一扇通往心灵深处的探险,猎奇,进而寻宝的奇妙的窗口。

于是,人们终于明白潜意识,是人们内心世界的君王,掌控着人们的行动和思想,由于社会现实的存在规则和逻辑伦理,人们被限制了行为规范,思想,人们在现实生活中无力改变周围的环境,于是,只好在自己的精神世界创造一个非理性的,不合逻辑的乌托邦。

潜意识虽不合于理性和社会规范,但却是为人的本能所驱使,是人的某些本性的真实表现。梦境是潜意识的在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状态下的状态,是最深层的精神,灵性的表现,如同遥远的原始世界的回声,形成顿悟,产生美感。

2018年10月29日,吴国英于欧洲大陆

超现实主义艺术家用丰富的艺术想象力和极为写实的艺术手法,来表现原始冲动和主观意向,将潜意识,幻觉的内容描绘成怪异的视觉形象,营造一种介于现实与臆想,具体与抽象之间的超现实主义艺术境界,用象征,隐喻,或者的手法,造成观者心理上的震撼力和视觉上的冲击力。

超现实主义描绘,发掘和展现无意识,潜意识的状态,认为真实的世界是梦境的世界,认为潜意识反映了灵魂和世界的内在秘密。

2018年10月30日,吴国英于欧洲大陆

梦境通常是反常的,扑朔迷离的,把真实世界与虚幻世界揉在一起的世界。没有任何领域比梦境更为复杂迷离,更加丰富多彩,更加奇幻多变,梦境把人们内心深处的世界暴露出来,显示出过去和现在,也预示了未来。

超现实主义的理论主张是对于传统艺术的反叛,他力图挖掘人们的内心活动,将肉体与精神,真实与幻想矛盾的结合在一起,强调梦是人们潜意识的表达方式,解放想象力,发挥诗意的一面,摒弃理性的一面。

社会现实残酷,人的梦境就温暖,社会现实温情,人的梦境就缠绵。

2018年10月30日,吴国英于欧洲大陆

当年的欧洲有一个玩转梦境的狂魔,狂妄骄横而不可一世,他就是达利,是超现实主义绘画界最成功,最辉煌,最著名的大神。

萨尔瓦多·达利1904年5月11日生于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曾就学于马德里的圣费尔南多学院,不过分别在1923年和1926年两度被逐出校门。六岁的梦想是当厨师,七岁的梦想是当拿破仑,如此狂妄的人物,当然必须在超现实主义绘画上整出点事儿来!

达利称得上是一名天生的超现实义者,他的绘画是细致逼真与荒诞离奇的奇怪混合体。他声称,“我在绘画方面的全部抱负,就是要以不容反驳的最大程度的精确性,使具体的非理性形象物质化。”为了达到这一目标,他设计了一种新创作方法,即所谓的“偏执狂临界状态”,从而把幻觉形象从潜意识中诱发出来。他的画从局部看,每个细节都是真实细腻的,但从总体上看,它们全然没有视觉逻辑的条理性,因而只会带给人们梦魇之感。过份的透视感和摄影般的清晰度则对这种梦幻性作了进一步强化。这些作品被达利自称为“手工制作的梦境照相”。达利深受弗洛依德精神分析理论、尤其是性心理学影响,他的画中常常使用象征手法对弗洛依德的观点作出图解。

2018年10月30日,吴国英于欧洲大陆

为从潜意识心灵中产生意象,达利开始用一种据说极为有效的方法,在自己的身上诱发幻觉境界,具体来说就是当他入睡时,他手里会拿着一个勺子,当他进入梦乡的时候,失去意识,手中的勺子就会掉在地上,发出声响,惊醒他,然后他把梦中的情景画下来,加以归纳,构思,进而成为艺术作品。

这个创作方法的可行度有多高,我们暂不讨论,但至少说明,超现实主义艺术家对于追求,表现,表达梦境的痴迷已经到达了一个相当执着的程度。

达利发现这一方法后,画风异常迅速成熟,1929~1937年间所作的画使他成为世界最著名的超现实主义艺术家。在他所描绘的梦境中,以一种稀奇古怪、不合情理的方式,将普通物像并列、扭曲或者变形。

2018年10月28日,吴国英于欧洲大陆

油画《记忆的永恒》创作于1931年,非常典型地体现了达利《记忆的永恒》早期的超现实主义画风。画面展现的是一片空旷的海滩,海滩上躺着一只似马非马的怪物,它的前部又像是一个只有眼睫毛、鼻子和舌头荒诞地组合在一起的人头残部;怪物的一旁有一个平台,平台上长着一棵枯死的树;而最令人惊奇的是出现在这幅画中的好几只钟表都变成了柔软的有延展性的东西,它们显得软塌塌的,或挂在树枝上,或搭在平台上,或披在怪物的背上,好像这些用金属、玻璃等坚硬物质制成的钟表在太久的时间中已经疲惫不堪了,于是都松垮下来。

《内战的预感 》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整个欧洲乃至世界都笼罩在法西斯的阴影之下。为了表现自己的恐惧和愤怒,达利在这幅画中将超现实主义的手法发挥得淋漓尽致。整个画面是荒诞又恐怖的,画中的主体是人体经拆散后重新组合起来的形象,形似人的内脏的物体堆满了整个地面。整幅画的中央被丑陋的手和腿框成一个四边形,似乎暗示著四分五裂的西班牙。画面上方的那个脑袋,像是炫耀自己胜利的样子,露出狰狞的奸笑。两只扭曲可怕的手,一只在地上,象征被压迫的人民;另一只向上握住乳房的手,象征掀起战争的祸首。画家透过一只被拉扯的乳房与相对的一只脚踝,以身体暴力的形式表现恐惧。

2018年10月31日,吴国英于欧洲大陆

达利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即把具体的客观世界的描绘同任意的夸张、变形、荒诞、怪异、省略和象征等手法相结合,创造一种介乎现实与臆想、具体与抽象之间的“超现实”的“艺术境界”。达利是深得超现实主义的要领与精髓的,他将超现实主义运动推向了极致。

达利的名望也在于他的狂妄,他的话语,想法非常自大狂傲,但是人们又不得不承认他的艺术天才和艺术品味,对于艺术的理解和坚持。

中国的艺术家恰恰缺乏的是这样的品味和坚持,他们太随大流,太追逐物欲,所以很难把艺术推到极致!

事实上我们今天的世界也同样缺乏这样的艺术天才!敢于甩开流俗,自成一格的人。

梦境是最为大众化的事物,每个人都会做,每个人都有梦,每个人的梦境都不相同,所以,梦境牵动了每个人的心弦,也是打动每个人的心底最柔软部分的不二法门。

2018年10月31日,吴国英于欧洲大陆

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梦境,一个是楚襄王与瑶姬的故事,就是巫山云雨的由来;另一个是著名的亡国之君五代的陈后主李煜:

《浪淘沙令·帘外雨潺潺》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人类还远远没有研究明白梦境的由来和意义,作为潜意识的世界中最复杂的舞台,永远有无数精彩的梦幻生发出来,诗意涌现出来。

梦境是乌托邦,也是避难所,甚至可能是到达天堂的阶梯。

吴国英:中国超现实主义》主要观点:

第一章、横空出世

第二章、欲望之殤

第三章、梦幻天国

作者系当代超现实画家吴国英【全球艺术家编码087】,《吴国英与中国超现实主义》有详细报道。

【声明】除有特别标注外,本文(及/或插图、配乐、摄影及摄像作品)之著作权由作者所有。未经著作权人许可,任何刊物、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帖或以其他任何形式发表或发布。

[Statement] Except when specified, all rights of this article (including illustrations, soundtracks, photography and video works, etc) are reserved by the authors. No journal, media, website or individual is allowed to reproduce, link, repost or in any other forms publish the work without permission.

Copyright© 2015-2020 济宁资讯网_体育资讯_政治资讯_国际资讯 版权所有